yzc666亚洲城_一个“五星业务员”的勤奋与梦想—圆通小哥张瑞卿的故事_服务评价_诚信建设_亚洲城ca88

一个“五星业务员”的勤奋与梦想—圆通小哥张瑞卿的故事

2019年10月09日来源:圆通之家

在圆通网络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被喻渭蛟董事长称赞为业务员中的优秀代表,是圆通最可爱的人,并为他们“把手都拍红了”。

这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称呼--“五星业务员”。这是圆通一线快递小哥的荣誉称号,除了业务量达标外,更要在收派时效、服务质量等都达到一定标准。张瑞卿就是其中的一员,“五星”的背后,处处体现着勤奋与梦想。


天还没有完全亮,位于上海杨浦区扬州路464号的汇龙创意园就已“苏醒”。进门往左拐两个弯,就是圆通上海杨浦北外滩分公司(以下简称北外滩圆通)的操作场地。每天早上6点半,就有一群穿着枣红色工服的快递小哥在忙碌,他们之中,就有张瑞卿。在一群人中,张瑞卿一点也不显眼。1米7左右的个子,皮肤黝黑。两条胳膊因为风吹日晒,用力一拧像是能挤出油来。

每天早上6点,张瑞卿准时从公司宿舍醒来,简单地洗漱后,步行10分钟,来到公司食堂草草地吃过早饭,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卸车、分拣、理货……两个小时后,电动车上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,张瑞卿准备出门派件。

15分钟的骑行路程,经过11个红路灯路口后,张瑞卿来到东汉阳路,这是他每天第一个派件的区域。

车子还没来得及停稳,张瑞卿就一手一个拎起两个分好的编织袋往驿站跑,再晚柜子就要被其他快递小哥给抢了。根据客户需求和习惯,张瑞卿有五分之一左右的件需要放在自提柜,客户会根据自己的时间来取走。张瑞卿算过一笔账,一个柜子一天收费4毛多,60个件就是二三十块钱,一个月就是七百多的支出。不过张瑞卿还是很乐意为柜子买单,一是他可以节省时间送更多的件,二是有些客户指定把快件放在自提柜,按客户的要求做,可以减少投诉的概率。

“快递”“快递到了”类似的词语,张瑞卿每天要说上好几百次,嗓子经常喊着、喊着就嘶哑了。有些老小区,白天基本上都是老人在家,即使提前打过电话,在敲门时,张瑞卿依然还会来上一嗓子,“XXX,快递到了。”

两年时间来,张瑞卿已经对他派件的区域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,哪些客户是要求放柜子的、哪些客户是要求一定要送到家的,什么时候去送客户会在家……张瑞卿都记得。

快递是一门体力活,张瑞卿的收入主要由派件和取件组成。在他负责的区域,取件占比不到派件的十分之一,这意味着,张瑞卿只有派送更多的件才能提高自己的收入。

张瑞卿不是在骑车的路上,就是在小跑送件的途中。“爬楼一步三个台阶”“一边骑车一边接打电话”……时间成为张瑞卿最大的竞争对手,每一秒钟他都恨不得掰碎了分成两半来用。总有人劝他慢一点,不要急。张瑞卿也想慢,可是慢下来,他就派不了这么多件,收入就上不去。于是,他只能不停地奔跑在路上。


回去再晚,公司也有热饭热菜



张瑞卿送完电动车筐子里的最后一票件,一般都得到下午1点半左右。他打开手机,看了一眼数据,显示成功派送了185票件。骑车回到公司,已经接近2点,张瑞卿开始觉得饿了。

“公司这点很不错,无论我们回来多晚,都有热饭、热菜。”心情好时,张瑞卿会在回来的超市买上一瓶冰可乐、再加上一包花生米和猪皮晶,给自己加个餐。“这猪皮晶可好吃了,有嚼劲,还不贵,我在当兵的时候就常吃。”

张瑞卿拿出碗筷开始盛饭,他的碗很大,饭勺舀了好几次才满。同事们总是开他玩笑,说他不仅派件厉害,吃饭也是好手。张瑞卿总是笑笑,“不吃饱,没力气干活呀。”

当天,公司食堂的菜有红烧肉、扁豆、茄子,烧饭的阿姨还为每位员工煎了一个荷包蛋。张瑞卿打开手机,边吃饭边看下朋友圈,有时也会看下小视频。虽然盛的多,但张瑞卿吃的很快,一刻钟不到,他的碗就空了。

吃完午饭,趁着中班件还未到达的间隙,张瑞卿和他的同事们会简单地聊上几句,更多的时候是各自低头玩着手机,打上一盘游戏。

张瑞卿也是一个玩游戏的高手,王者荣耀一度打到了最强王者。干快递之后,每次玩的时候,总有电话打过来。“早就卸载了,不玩了,耽误工作。”张瑞卿现在更多的是刷刷抖音,关注健身、网店类的小视频。“既能够放松一下,来电话了也不影响,起码不会坑队友。”

       干快递,得有一点自娱自乐的精神



很多时候,张瑞卿觉得他服务的客户蛮好相处的。小区的锻炼身体的大爷会和他打声招呼,“小伙子,来了啊”;有时嗓子哑了,大妈会拿瓶水追出来递给张瑞卿。甚至,同行的快递小哥,他们也会在相遇时简单聊上那么几句,客户的收件习惯他们也会彼此分享。有时,派件派到很晚,正遇上客户吃饭,也有客户热情留他趴口饭再回。所有的这些画面夹杂在一起,构成了张瑞卿对客户、甚至是上海的最直接印象。

当然,派件的日子并不总是风平浪静,有时也会遇上狂风暴雨。

有一次,张瑞卿抱着两个大包裹爬上位于5楼,张瑞卿用身体顶开玻璃门,“XXX,你的快递到了,请签收。”张瑞卿一连喊了2遍,也没人搭理他。张瑞卿有点窘迫,他再喊了一遍,终于,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女生大声呵斥,“喊什么喊,放那就好。”张瑞卿只得悻悻离开。

还有一次,一个客户来电冲他发火,“这都两天了,怎么快递还没送到?”这票件,张瑞卿2天内已经给送了5次,每次到达时客户又都不在家,白跑了好几趟。“你告诉我,你到底什么时候在家?每次去你都不在,你说我怎么送?!”张瑞卿没忍住,冲着电话那头喊。

张瑞卿很少有这样情绪失控的时候。“我这样子,很容易被客户投诉。”挂完电话,张瑞卿长嘘一口气,又把电话给拨过去。“这个活不好干,不仅辛苦还容易受委屈,得有一点自娱自乐的精神才能支撑的下去。”张瑞卿说。

      梦想:赚到100万回家创业



快递和古代的镖局很相似,接到镖单的镖师们身骑快马,将人托付的贵重物品按时送达到商定地点,镖师们大都功夫过硬,不然无法胜任这份工作。如今的快递员不要求会功夫,只要四肢健全、肯吃苦,基本上就都能入行,这也是张瑞卿们进入上海这座城市的通行证。

2017年,张瑞卿从老家河北邢台孤身一人来到上海,随后一头扎进了快递这条大河。在做快递之前,张瑞卿在老家做过小工,进过工厂,期间还在部队当过两年兵。听说有战友在上海干的还不错,这加大了他离开老家的决心。“在老家工资太低了,很辛苦,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。”张瑞卿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离开老家的那一年,张瑞卿24岁。“再不走,就晚了。”

来到上海后,张瑞卿很少回家。去年7月份,趁着不忙,张瑞卿回了老家一趟。从上海到邢台单程接近600元的高铁票让张瑞卿有些犯难。犹豫再三,他还是决定买慢车的火车票,虽然时间多了12个小时,但车票便宜400多,这让张瑞卿觉得很划算。“只有派件时,时间对我才是最宝贵的。”

张瑞卿从小就很独立,初中毕业后就去打工了,2013年又去部队当了两年兵。这么多年在外闯荡,已经养成了他自强的性格。“忙的时候没时间想家,空下来会想。”张瑞卿说,家里经常让自己回去找份工作,并让亲戚介绍了不少对象给他。“基本上都是加一下微信,聊几句,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没时间相处。”

张瑞卿戏称自己姻缘未到。可他老家的父母着急,26岁的年纪在他们村里,很多同龄人的小孩都能打酱油了。“我又不是不想谈恋爱,可我哪有时间,我每天派件、取件,怎么谈对象?”张瑞卿心里有些小委屈,但他不敢把这话说给父母听。要是说了,家里肯定更急,更会劝他回家工作。

在他派件区域不远的白玉兰广场,张瑞卿一次也没有去过。“等我有了对象在去吧,我会高楼上对她说,那一片的快递都是我送的。”张瑞卿一脸自豪。

生活不会亏待努力奋斗的人。尤其是在快递行业,只要你肯干、肯吃苦,就一定会有收获。张瑞卿马不停蹄地奔忙着,每个月他基本不休息,一个月下来,能派7500多票件,再加上他服务好,基本上没有收到过投诉和罚款,月收入能有近万。但张瑞卿依然不满足。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,“送快递赚到了100万,我就回老家,要么创业、要么开一家超市,有时间的话,我就去跑跑步、健健身……”

夜幕开始降临,张瑞卿取完今天的最后一票件,已经是晚上7点了,城市的灯光闪耀,他独自骑着电动车,身影越来越小,消失在远方。